民俗文化
当前位置:汉程网 >民俗 >传统节日 >正文
分享
  • 微信里发现点击扫一扫即可分享
评论
  • 0

彝族火把节与印第安人火把节2

日期: 2014-11-22 21:30:03 来源: 网络 举报
大家知道,亚洲人在体质人类学上都称作蒙古人种。上述所述的蒙古人也泛指蒙古人种的亚洲人,包括中国境内的很多民族,当然彝族也不例外。
  从印第安人和彝族有关文化现象比较来看,相似和相同的文化历史现象较多,所以,有些学者已经提出印第安与彝族可能有一定的渊缘关系的论点。
  欧美学者提出,中美洲的第一个文明,以崇拜虎神为中心的粤尔梅克文化及南美秘鲁的查比因文化,可能有来自中国商朝的影响(乔纳森·诺顿·雷纳德(古代美洲》,纽约,时代公司1979年中文版)。彝族旧称“罗罗”。《山海经·海外北经)有:“青兽焉,状如虎,名日罗罗。”彝族史诗(梅葛)(云南人民出版社1978年。):虎头作天头,虎尾作地尾。虎鼻作天鼻,虎耳作天耳。左眼作太阳,右眼作月亮。虎须作阳光,虎牙作星星。虎油作云彩,虎气作雾气。虎心作天心地胆,虎肚作大海。虎血作海水。大肠变大江,小肠变成河。排骨作道路,虎皮作地皮。软毛变成草,细毛作秧苗。
  彝族支系中至今有自称罗罗泼的,主要分布于云南哀牢山一带。过去凉山地区其他民族也称彝族为“罗罗”,虽然不能肯定彝族旧称“罗罗”来自(山海经)中的“罗罗”,但云南地区彝族民间农历二月“祭火神”时有些男人纹身装饰成虎、豹、熊的模样,然后进行各种祭祀火神的活动(参见(李运禹(彝族阿细人祭火习俗》,(彝族文化》1985年年刊)。),从中可以看出虎曾作为某一支系的图腾遗迹。
  彝族自称ni,汉文多记作“夷”《史记》,《后汉书)等),直到建国后才改写作“彝”。“夷”在汉文中有时专指彝族,有时泛指一些民族。
  据介绍,商文化中也有遗留下来的虎形象,徐夷在商代称虎方。徐人都是自称为虎,故认为南美奥尔梅克和查比因文化中崇拜虎与东方夷族的一支—虎族有关。
  张小华称:“在美洲墨西哥西海岸发现的甲骨文亚字……与亚形祭祀标记有关的人殉,人牺等原始残余风习在东部夷族中大为盛行。此一‘杀人而用祭’的习俗最早起源于东方夷族。”这种现象虽然属间接推测,但是相似的现象至今还保留在云南彝族火把节习俗中,即将一男性装扮成草人,在火把节开始前由毕摩念经后将其草人焚烧,“过去是烧真人,现在是假烧,扮草人的人脱掉草衣,在草堆点燃前从草堆中钻走,人们看不出人已经跑掉,现在的烧草人实际只是一种象征行为。(参见杨知勇《火把节源头的新材料和新思考),《民俗研究》1993年第4期)。
  不仅如此,在火崇拜方面,我们可以看到印第安人和彝族这两个民族也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
  彝族农历六月二十四过火把节,印第安人也在每年六月二十四过火把节。
  印第安人的火把节,有人把它译作“火把节”或“新火节”,有人把它译作“太阳祭”,有人把它译作“太阳节”或“祭太阳神”。
  六月二十四是火把节的代名称,彝区有的火把节就直接叫“六月二十四”,有的地方叫“猪月二十四”,有的地方叫“羊月二十四”,有的地方叫“虎月二十四”。如凉山喜德一带“猪月”即六月,云南路南一带“羊月”即六月,凉山布拖一带“虎月”即六月。印第安人火把节从介绍的资料来看也用“六月二十四”。
  叫法不同,实质一样。我在一次遇然的机会看到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正大综艺”专栏节目,该节目中专门介绍了秘鲁库斯科印第安印加(INCAS)人的火把节情况。当时看到其情其景令我惊讶不已,怎么从节日的时间、内容和形式都同彝族火把节如此相同,当时在一起观看电视节目的彝学专家,已故的陈士林先生也感到特别惊奇,他随后跟我说,不是偶然的巧合的话,这种如此相同的文化现象其背后可能有一定的历史渊缘关系。
  墨西哥的印第安玛雅(Maya)人也在六月二十四这一天有一个盛大节日,叫“祭太阳神”。《人民画报》杂志曾经图文并茂地报道过玛雅人的这一盛大节日。在三台形的观象台前,节庆群众云集四周,祭司穿上盛装法衣,主持祭祀仪式,场面也蔚为壮观,可惜杂志日期已记不清。
  据介绍,“印加人崇拜太阳,奉太阳为最高神灵,视印加王为太阳的化身,称自己是太阳的子孙,定每年六月二十四日为太阳节。在节日里,印加人举行隆重的太阳祭,感谢太阳神带来五谷丰登,祈求太阳神施舍又一个丰年。”((秘鲁印第安人的太阳祭),载(世界知识)1984年)。
  1996年6月27日(人民日报)第七版也图文并茂地介绍了印加人欢度六月二十四火把节的情况:每年六月二十四日,秘鲁南部山区的库斯科城便隆重庆祝传统节日太阳节。当地土着印第安人换上鲜艳的服装,聚集在平地上载歌载舞。被推选出的“印加王”按照传统习俗,主持庄严的祭典,将美酒、牲畜、粮食奉献给自己崇拜的偶像—太阳。
  孙国维所着的《秘鲁的太阳神与太阳祭》一文介绍说:秘鲁古代的印加人把太阳作为崇拜的神灵,以为世间万物都是这个“造物主”所恩赐。在那遥远的年代,每当晨曦初露,印加人面对巍峨的安第斯山的峰峦,朝拜初升的旭日,祈求太阳神的赐予;黄昏,又怀着依依惜别的心情,目送徐徐坠人浩瀚大海的夕阳。据说,他们渴望着大地能够永远地处在璀璨的阳光之下,于是便齐心协力,在安第斯山的峰巅筑起一座“拴日台”,企图用碗口般粗的巨大绳索,把太阳系留在一根擎天石柱之上。直到今天,印第安人仍然把太阳当作神明,顶礼膜拜。
  印加帝国的古都库斯科,传说是太阳神吩咐他的儿子曼戈·卡巴克亲自率领当地老百姓修建起来的。城池座落于海拔3400多米的一个高原盆地,有大片美丽而雄伟的城墙、宫殿、庙宇和堡垒建筑群。这些建筑群一色用石垒砌而成,对缝严密,纹路工整,有的石块重达百吨以上。
  “太阳祭”这种盛大的祭祀仪式,源于印加帝国的隆盛时期,代代相传,沿袭至今。每当六月二十四日清晨,库斯科城便沸腾起来。远近的印第安人都披上了节日的盛装,包裹里揣着奶酪、果品、玉米饼、番薯片等食物,搀老扶幼,全家出动,涌向山坡,蜿蜒而上。不少白种人和印欧混血儿也沿着漫长的驰道从四面八方赶来。驰道是印加人修筑的一项巨大工程,全长2000一3000公里,是秘鲁古代的一条主要交通干线。
  到了晌午,山巅上人山人海,万头攒动。祭司宣布仪式开始,祭坛上随即燃起圣火,鼎沸的人群顿时鸦雀无声,聆听着祈祷之声。以后,人们便纷纷把带来的佳肴和供品虔诚地放上祭坛,奉献给万能的太阳神。
  圣火是用玉米酿成的一种叫“契契酒”点燃的,分四处熊熊燃烧,象征着印加帝国是四方之国。酒浆从大缸中溢出,遍地横流。人群围绕祭坛,或大声祈祷,或欢呼雀跃,声响震撼群峰。
  宗教的狂热使他们如痴似醉,载歌载舞。祭莫进人高潮时,人们抬着骆马,把它投人湖中,作为敬献给太阳神的活祭品。(载《外国奇风异俗》,世界知识出版社1981年。)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侵权举报

国学汉语

  • 字典
  • 康熙字词
  • 说文解字
  • 词典
  • 成语
  • 小说
  • 名著
  • 故事
  • 谜语

四库全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