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民俗
当前位置:汉程网 >民俗 >传统服饰 >正文
分享
  • 微信里发现点击扫一扫即可分享
评论
  • 0

贴片图形与纹饰中的苗族服饰文化及其艺术形式表达

日期: 2019-3-4 0:00:00 来源: 网络 举报
    苗族服饰艺术所蕴含的历史文化和艺术特色的信息,从外观形态上看着重是通过手工艺反映出来,是通过苗族妇女灵巧的双手绣制的绣片或蜡染及银匠创造一种有意趣的银饰,粘贴在苗族服饰上体现出来。从苗族各地艳丽多姿的服饰类型,可以看出服饰上每一个图形或纹饰均由刺绣、挑织、蜡染或银饰构成,而这些以刺绣、挑织、蜡染、银饰方式铸成的图形与纹饰则以贴片的形式,通过适形或拼置的处理手法粘贴在服饰相应的部位,构成了苗族服饰艳丽无比、璀璨多姿具有独特魅力的艺术形式。正是这一贴片方式,苗族刺绣妇女游走于针线,银匠錾刻于银器,把五彩棉线及璀璨的银饰作为情感的栖居地,同样正是服饰上那精美贴片成为苗族刺绣女或银匠内心难以排遣的情节,这些手工业者们围绕苗族服饰艺术载体在相当长时期内进行多元化思考,构建了苗族服饰民族化、本土化特色。

    一、贴片:苗族服饰特有的艺术形式

    1.苗族服饰概述

    苗族有100多个支系,已形成特色的服饰就有上百种,形形色色,可谓服饰大族。宋代《黔南职贡图》第三卷与明代《贵州诸夷图》第一卷均有记载,绘有少数民族服饰图例35种。清代《蛮族图册》载有各种反映苗族形貌风俗的就有82图例,这一时期的相关图册还有《黔苗图说》《苗蛮图》等分别载有苗族服饰图册80图例与29图例。20世纪80年代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苗族简史》称苗族服饰有130余种,2000年8月,吴仕忠编著的《中国苗族服饰图志》梳理出苗族服饰173种。

    2.苗族服饰贴片的方式

    (1)衣领贴片。衣领贴片主要是在上衣的领口部位缝制刺绣图纹绣片。样式多见单条刺绣或挑织花边,或者是中间位单条刺绣或挑织花带,两边缝制3毫米宽的编织花边。图案一般为几何纹样,湘西型则以刺绣植物纹样为基本图案。

    (2)衣袖贴片。衣袖是苗族服饰装饰最为讲究的地方之一,因此衣袖从肩部到袖口属贴片艺术最具亮点的部位。从贴片形式来看根据苗族纷繁的服饰形制特征而丰富多彩,从贴片刺绣或挑织图纹内容来看涵盖几何纹样、动物纹样、人物纹样和植物纹样等,从装饰的效果来看根据习俗不同而出现繁简差异。

    (3)衣摆贴片。衣摆亦称下摆,在服饰中属于上衣的底边部位,苗族服饰衣摆装饰也很有心意,因此,衣摆贴片形式意趣横生,各具特色。

    (4)衣肩、衣背、前胸贴片。从苗族服饰上衣的艺术特征来看,就衣肩、衣背、前胸三者贴片装饰方法概括起来大致有两种即单一性贴片、连接性贴片。单一性贴片指的是“贴片”相对独立,即“贴片”固定在衣肩、衣背、前胸相对独立的单元体里面;连接性贴片是指“贴片”与“贴片”之间打破了衣肩、衣背和前胸的界限,突破了衣肩、衣背、前胸相对独立的范畴。例如衣肩的贴片可以顺着衣身贴,后面可以延长至衣背,前面可以延长至前胸,贴片在衣肩、衣背与前胸三领域自由装饰。单一性贴片方式使“贴片”艺术效果更具独立性,更突出和耀眼,连接性贴片方式使“贴片”更注重整体,使服饰内涵丰富、外在华丽。单一性贴片和关联性贴片两种方式,在服饰贴片方式中也不是绝对独立的两种方式,很多时候互通和相互依存。互通和相互依存使衣肩、衣背和前胸贴片装饰门径宽阔、方式灵活,与此同时,互通和相互依存关系不仅体现了“贴片艺术”形式的完美和构图的完美,而且展现出苗族民间手工艺者乃至艺术家特有的审美方法和思维方法,是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统一的真实反映和完美体现,滋生了苗族服饰的风格和独特的艺术魅力。

    (5)裤脚贴片。苗族服饰就裤子而言有一个特点:用自制的青蓝家机布、阴丹蓝布面料做成裤子,并且裤子特点是裤腿宽大,女装膝以下镶有花边,花边下为青布,刺绣而成的植被或花卉作为装饰。

    通过对苗族服饰以及苗族服饰贴片的认识,我们可以得知苗族服饰这一独特服饰艺术形式不仅充分展示苗族人民卓越的智慧和艺术才能,诉求着民俗民风和族群的精神,这种有意味的形式突出服饰设计的审美情感,强调服饰绚丽、璀璨多姿形式产生审美愉悦,创造服饰的本体意蕴,在璀璨中传递民族丰富多彩的文化内容,使服饰以艳丽的方式谱写一坎坎苗族创生的轨迹,叙述一段段潜藏的苗族悠远的童年神话,并且交流与传递一种工艺美术的细腻、精湛与绚丽。

    二、贴片:苗族服饰文化特有的传递方式

    苗族服饰反映了其传统文化心态及生活习俗和宗教信仰。由于多元化的文化意识形态决定着苗族服饰的文化基因,因此,苗族妇女喜欢把吉祥的图纹和自然界的植物纹样绣在服饰上,起到护心保魂的作用。每逢节日,妇女们把自己精美制作的服饰展示出来。男女示爱时,姑娘们常常用自织的布匹和衣服、手帕、鞋子等作为信物,展现自己勤劳、心灵手巧和爱美的一面。[1]苗族服饰贴片艺术,特别是贴片图形与纹饰内容大致包含如下几个方面:

    1.历史传说的追忆、精神情感的表达与生产生活方式的记载。

    服饰上的每一块贴片,图案上的每一种图文或纹样记录着关于民族传说、人类及族群的创生与发展、远古的重大事件;沉淀了族群人民太多的对辉煌历史的记忆和对美好未来的向往,诠释着族群人民所经历的磨难、压迫及顽强不屈、艰苦抗争的精神。如贴片上的枫叶纹样、蝴蝶纹样、鸟纹样叙说着苗族关于万物的起源:苗族认为,枫树是祖先之祖,传唱是枫木生出了蝴蝶妈妈(即妹榜妹略),蝴蝶妈妈生下了十二个蛋,由鹊宇鸟孵化出苗族的祖先姜央和十二兄弟,银饰上的吊花,多为三角形的枫叶纹,它也作为连结其他图样的中介造型(图枫叶耳环)。

    2.服饰图形与纹饰记录历史上的真实事件和人物。

    为本民族传奇故事及人物以图纹形式在服装上烙上永恒的印记,像一座丰碑建立在人民永恒的记忆长河里。如苗族义军首领张绣眉、务么细被搬上刺绣袖片,张秀眉髭髯豹目,跃马横刀,额头上写着:天服我,第(地)服我,以针为笔,以线为墨,以妇女为史官,以服饰纹饰为史籍,这就是苗族为我们翻开的纹饰史书[2]。

    3.情感栖居地。

    苗族服饰中的图形与纹饰以多种形式构建出一个丰富多彩、美妙奇幻的精神世界,不管存在与否,都以物化的方式表达着本民族人们精神、意思、情感、思维等理念,传递着民族文化的信息(湘西少数民族文化所涵盖的滩文化———农耕文化、巫文化———祭祀文化、盘瓠文化———氏族文化)。苗族笃信万物有灵,因此,他们的服饰图形纹饰中形形色色的图腾(龙、燕雀、蝴蝶、水母牛等),在宗教以及巫文化意识形态的驱动下,过滤成物化形态,勾画成物象化的美丽图卷。《山海经·大荒南经》深刻描述了一个盼姓的“巫民”群落,人们不用耕种却有足够的粮食,不用纺织却有衣穿。连这里的鸟都能歌善舞,处处皆百鸟争鸣,百兽嘻戏,凤凰起舞,勾画出了一个多么美妙的“极乐世界”。

    4.信奉万物有灵。

    龙图腾在苗族意识形态中其形象大都为物化形象。苗族的龙纹有:鱼龙、牛龙、人龙、鸟龙、象龙、蛇龙、狮龙、猫龙、蚕龙、羊龙、泥鳅龙、蜈蚣龙、蚯蚓龙、穿甲龙、螃蟹龙、花龙、树龙等,均为各种实物体的结合。其实这种理念在对龙图腾物化的过程就是神化的过程,苗族信奉“万物有灵”的原始宗教,这样的原始信仰主宰了他们的精神生活,在服族盛装的各种刺绣、挑花、蜡染的图案中,把各种神灵形象物化了。如服饰装饰贴片蜡染中的求子图,中心为屋,屋中有人,两侧为双鱼、双凤或双龙,意为双子送鱼等。

    综上所述,在漫长的历史旅程中苗族服饰作为文化、精神的载体,叙说了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关系,构筑了团结和认同的理念体系,赋予了服饰文化(图腾文化、巫傩文化、歌舞文化)永恒的实体内容和情感象征。装饰贴片图形纹饰内容丰富,形式多样,图案与纹饰蕴涵了丰富的情感元素和艺术表现手法,是苗族意识形态、历史、民俗文化的表现载体,折射了其民族思想情感和精神诉求,是穿在身上的一部史诗。服饰装饰贴片及贴片内涵是苗族服饰艺术之精髓,其独特的创作意识和形式表达语境,体现了其对本民族文化的传承;而灵活的艺术手法又体现了其独特的艺术审美特点和民族审美愿望,对其形式语境研究,对弘扬民族优秀文化,繁荣民族民间文化与艺术有着重要的意义。

    参考文献

    [1]刘魁立,张旭.少数民族服饰[M].北京:中国社会出版社,2008.

    [2]吴仕忠著.中国苗族服饰图志[M].贵阳:贵州人民出版社,2000.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侵权举报

国学汉语

  • 字典
  • 康熙字词
  • 说文解字
  • 词典
  • 成语
  • 小说
  • 名著
  • 故事
  • 谜语

四库全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