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民俗
当前位置:汉程网 >民俗 >传统服饰 >正文
分享
  • 微信里发现点击扫一扫即可分享
评论
  • 0

浅析苗族服饰的形式美法则——以贵州松桃苗族女性盛装服饰为例

日期: 2019-3-4 0:00:00 来源: 网络 举报
    任何有形物质的构成材料都必须按照一定的规律组合起来,才会具有一定的审美特性,这个规律就是形式美规律,即构成形式美的物质材料的组合规律,也就是色彩、形体、声音这些感性质料的组合规律[1]。下面我们就形式美的构成法则对贵州松桃苗族女性盛装服饰进行审美探析。

    一、整齐一律

    整齐一律即单纯齐一,是最简单的形式美规律,表现为物质材料的重复划一,如同一色彩、声音的重复而无变化的出现。松桃苗族女性盛装中年轻女性多喜欢红、粉红和月蓝三种布料主色,年老的女性则多以青、青黑为布料主色,都在领、襟、袖、摆处绣上美丽的图案,再配以黑底红花的云肩、黑底白花的围裙及各种洁白银饰。在节日盛宴时刻,她们分列而坐,同一布料、同一色彩、同一装饰部位甚至同一图案等,整齐而有序的服饰加上女孩们严肃而庄重的表情,给节日增强了几分神秘的审美气息。

    二、对称与均衡

    对称是以一条线为中轴,左右或上下两侧均等。对称具有安静、稳定的特性,给人以心理平衡感,松桃苗族服饰亦体现出这一特性。首先,刺绣部位的对称性,苗族女装服饰都会在领、襟、两袖口、两裤边、裙摆等这些最容易磨损或引人注目的位置绣上美丽的花、叶或动物纹样,从而既增强衣服的耐磨性又达到强烈的装饰效果,使它具有审美情趣。其次,刺绣图案的对称性是苗族服饰的一大特色。松桃苗族服饰除了在领口两侧、襟后两侧、两袖口、两裤边、裙摆前后等位置绣上图案相同、花色相同或相近的花叶或动物纹等图案以外,还在云肩、围裙等饰品上绣上左右对称、色彩对称的大型刺绣图案,如在云肩的后部正中间绣上一朵美丽的牡丹花后,可以在它的左右两侧同时绣上两只色彩斑斓的喜鹊,而随着牡丹花叶的延伸,再往上可以在它的两侧绣上两颗鲜红的石榴、翩飞的蝴蝶等图案,让人仿佛置身于鸟语花香的平和世界。这些对称的构图表达了苗族人民对和平美好生活的向往。“在苗族先民心中,万物均衡和谐相当重要。无论是苗民自身无法掌控的天地万物,还是驯化了的家禽家畜,他们都能够赋予一些心理平衡的色彩”[2]。

    均衡是对称的一种变体,其特点是两侧形体不必等同,量约大体相当,与对称相比更加灵活,追求静中有动的非对称原则的审美效果。这种非对称原则的运用可能源自苗族男女、阴阳、雄雌、天地、上下、南北、东西等的正反概念[3]。如耳环纹样的一雄一雌、戒指纹样的一空一实、银簪的一扁一圆、银花的一长一短,等等,这些非对称的银饰品的出现,打破了之前的重复感,在整齐中显示出变化的韵味,更贴近生活中的自然事物,在艺术造型中的运用更加广泛。

    三、比例与匀称

    比例之事物整体与局部、局部与局部之间的关系。匀称则如所谓“增长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的完美的比例关系。大家最熟悉的黄金分割率(即1.618:1)被认为是最美的比例。松桃苗族服饰中这种比例主要体现于穿戴它的人的身型体量等关系,如衣的大小、裙的长短、袖的尺寸等都根据个人的身高体型重量而定。松桃苗族女装服饰分为圆领半袖大襟衣、宽袖口、宽脚大裤或百褶裙、云肩、围裙、绣花鞋等不同部分,其间还用不同布料进行分割,如衣袖、脚边可以用不同布料加入组接,对这部位的裁剪与组合,都是按一定的比例完成的,追求整体与部分、局部与局部的完美组合。

    四、节奏与韵律

    节奏是指运动过程中有规律的连续,速度的快慢和力量的强弱是构成节奏的两个重要因素;韵律是在节奏的基础之上形成的,赋予了节奏一定的情调,是一种富有情感的节奏[4]。松桃苗族服饰很好地体现了这一特点。从苗族刺绣的花、叶和动物纹样看,如花瓣的纹路、树叶的经脉、鸟的羽毛、鱼的鳞片甚至贝壳的涡旋、水的涟漪都体现出强烈的节奏感,这些在形体上的渐大渐小,色彩上的渐强渐弱或渐深渐浅,都充分体现出苗族服饰所蕴含的节奏原则。其服饰上的线条与结构是具有方向感的,因此呈现出运动过程的连续性与规律性等特征,这些连续而有规律的组合就形成了韵律感。苗族人民喜欢把生活中的美好事物(如大自然的花草树木、日月星辰、绿水青山、飞禽走兽等)进行艺术的变形,使其抽象化,“形成以基本形为单位的重复,在重复中追寻内在的秩序”[5]。在苗族服饰的刺绣图案中,“那些反复、交替、连续的图案,是服饰形式上最具节奏感的跳跃音符”[6]。此外,从苗族传统图案的色彩对比中,如色彩的明亮度、纯色都等及色彩的大小、多少的对比,也使传统图案中的动植物图案的节奏与韵律感更强烈。

    五、对比与调和

    对比与调和反映了事物矛盾的两种状态。对比是把几种极不相同(色彩的冷暖、线条的粗细、光线的明暗、体积的大小)的东西并列在一起,使人感到鲜明、醒目、振奋活跃;调和则是把几个相近的东西相并列,在变化中保持大体的一致性,使人感到融合与协调。这在苗族服饰的主色与配色方面,刺绣的图案与色彩搭配(图案内部及图案与图案)之间,银饰品的线条、纹样的凹凸、动静、配件的大小、多少、轻重、顿锐、厚薄等方面都有明显的体现。苗族服饰的主色与配色的对比主要表现在服装的布料颜色,如果是红、粉、月蓝等主色,配色即服装的领、襟、袖口、裤边、裙摆处则绣上黄、绿、黑等图案做补充,使其单调而不乏味,主体清新局部繁复。刺绣图案、色彩的对比主要表现在不同的动植物,其纹样与色彩搭配各不相同。如在刺绣作品中,龙与凤是一对对比纹样,如果龙的颜色是蓝、黄、白、紫等色,凤的颜色则为绿、白等色,其中蓝与黄、紫与绿、红和青、黑与白在色彩构成中都形成对比关系;再如蝴蝶纹、花鸟纹中红色与绿色、黄色与紫色、蓝色与橙色相互运用,形成强烈的对比关系。在松桃苗族服饰图案中,常常会把天上飞的、地上走的与水里游的这些日常见到的动物描绘在同一画面里,而区分他们的主要标志则是各自的纹样(多为写实图案)的不同与色彩搭配的不同。综合说来,松桃苗族服饰多选用强烈的对比色彩,不过在颜色的安排上不做大面积的对比,而是在细微处下足功夫,这样使色彩既强烈又富于变化,给人们以和谐、舒适之美。并且苗族服饰本来在色彩上与自然环境形成调和关系,加上饰品色彩有规律、有层次地出现,便形成了苗族服饰基本色彩与自然的和谐,服饰本身的构成特点具有丰富和谐之美。

    六、多样统一

    多样统一又叫寓变化于统一,它是形式美规律中最高级的表现形式。多样体现了事物千差万别的个性,统一体现了不同事物间的共性[7]。这一特质在苗族服饰的银饰品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银饰为苗族人民最重要的装饰品,其种类的复杂、工艺的精湛可成一绝。“苗族人的银帽、银角、银项圈、银钗、银梳、银镯、银耳环等都是无与伦比的艺术珍品,苗族人对银饰的热爱使得苗族银饰成为他们文化生活及风俗的重要标志”[8]。身着盛装的松桃苗族女性,必须佩戴的银饰有头饰、胸颈饰、手饰、腰坠饰品等。其中头饰包括银花、银簪、银梳、银凤冠、银披褡、银耳环等多样饰品,胸颈饰包括银云肩、银项圈、银挂扣等饰品,手饰包括银戒指、银手镯等饰品,且每个饰品的制作之繁复、样式之多变都是其他任何装饰品不可比拟的。以大为美、以多为美、以重为美是苗族银饰艺术特点,这种对大、多、重的追求实际上是一种苗族显富心理的表现,同时也是一种苗族自信心的折射。由其“苗族银饰被称为‘穿在身上的史书’,无论图案或是种类都是对本民族历史变迁的记载”[9],所以苗族银饰还是本民族对自身身份的符合,是其对自身的社会价值的认同。尽管苗族银饰分繁复杂,但服从于服饰需要的统一性。从它的修饰部位(如头、颈、胸、腰、手等部位)到饰品的繁复都服从于整个盛装服饰的整体需要,是服装整体搭配的高度程式化审美效果的体现。

    参考文献

    [1][4][7]彭明福,朱云才.实用美学与审美鉴赏[M].重庆:重庆大学出版社,2015(1):48,50,50.

    [2]秦建星.贵州松桃苗族服饰的审美价值探析[J].贵州民族研究,2017(7).

    [3]朱晓萌.从苗族银饰的构成艺术探究其内在价值[D].天津:天津工业大学,2007.

    [5]向妤.浅论湘西苗族服饰图案的形式美[J].考试周刊,2015(87).

    [6]蔡红燕.浅论苗族服饰的美学思想和审美创造[J].云南:云南开放大学学报,2015(12).

    [8]徐朝,刘娟.苗族银饰文化研究[J].服饰导刊,2014(6).

    [9]焦成根,常龙珠,龙剑.苗族银饰的文化渊源及美学意蕴[J].贵州大学学报(艺术版),2014(10).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侵权举报

国学汉语

  • 字典
  • 康熙字词
  • 说文解字
  • 词典
  • 成语
  • 小说
  • 名著
  • 故事
  • 谜语

四库全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