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民俗
当前位置:汉程网 >民俗 >传统礼仪 >正文
分享
  • 微信里发现点击扫一扫即可分享
评论
  • 0

《论语》共读,饮食之礼

日期: 2018-11-23 18:12:09 来源: 头条:论语汇 举报

【共读内容】

10.11 虽疏食菜羹,瓜祭,必齊如也。


【导读学者】

韩星: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院教授

欧阳祯人:武漢大學國學院教授

【共读笔记】

柳慧:

【论语晨读】第889天

天晨讀論語,活在與孔子的心靈對話之中。

欧阳祯人:

雖疏食菜羹,瓜祭,必齊如也。

崔茂新:

我以为“食不厌精,脍不厌细”是孔子饮食之礼的总纲,本章也包含在饮食之礼之内的。

欧阳祯人

从字面意义来讲,首先,瓜是必字之误。因为字形相近而误。

斋字,严敬貌。

这一章的核心是:必祭。

它的神来之笔是:虽字

亦即:即便是粗糙简陋的食品菜汤,饮食之前,也必须祭!

而且,饮食的过程,必须怀有“严敬”的态度和身体状态。

崔茂新:

这里体现的是孔子日常饮食时必祭,体现的孔子在使用或曰耗费资源时对天地、自然、鬼神的感恩心与敬畏心。

刘国庆:

谢谢各位老师导读,[玫瑰][玫瑰][玫瑰]我说几句个人看法,敬请各位师友指正[抱拳][抱拳][抱拳]

本章文字上有两个问题,第一个是“疏食”清中期周柄中《四书典故辨证》:疏食有三说。朱子以为粗实,一也。孔安国以为菜食,二也。月令郑注云:草木之实为疏食,三也。何燕泉主孔说,谓疏食乃乏米而以疏代食,引东观汉记“赵常疏食而以谷食阴让弟”为证。愚按此疏食对下菜羹,自是粗饭。若《述而》篇之饭疏食,或可如孔说耳。

第二个是“瓜祭”的“瓜”字。《礼杂记》:孔子曰:“吾食于少施氏而饱,少施氏食我以礼。吾祭,作而辞曰:‘疏食不足祭也。’吾飧,作而辞曰:‘疏食也,不敢以伤吾子。’”然食羹皆火食,其祭宜也。瓜既果实,何必祭?清崔适《论语足徵记》:案羹食大名,瓜则小名。三者并列,义颇不伦。且均薄物,既有瓜,何无果?……但举一瓜,转嫌挂漏,何如举疏食菜羹,已足包括其余耶?若蔬食也、菜羹也、瓜也三者并举,于义理为不伦,于文章为不顺。杨伯峻先生认为,“瓜”恐怕是错字,有些本子作“必祭”应该是对的。这是食前将席上各种食品拿出少许,放在食器之间,祭最初发明饮食的人,《左传》叫泛祭。

本章的义理上,也有一个大的问题,即这里的“祭”究竟是在祭谁呢?朱熹《论语集注》说:“古人饮食,每种各出少许,置之豆间之地,以祭先代始为饮食之人,不忘本也。”《礼记礼运》认为是在祭鬼神上帝,和正式的祭祀所祭祀的对象是一致的。“陈其牺牲,备其鼎俎,列其琴瑟管磬钟鼓,修其祝嘏”,都是祭祀“上神与其先祖”,并不是祭祀最初发明饮食的人。

“夫礼之初,始诸饮食。其燔黍捭豚,污尊而抔饮,蒉桴而土鼓,犹若可以致其敬于鬼神。及其死也,升屋而号,告曰:“皋某复。”然后饭腥而苴孰,故天望而地藏也。体魄则降,知气在上,故死者北首,生者南乡,皆从其初。昔者先王未有宫室,冬则居营窟,夏则居橧巢。未有火化,食草木之实、鸟兽之肉,饮其血,茹其毛。未有麻丝,衣其羽皮。后圣有作,然后修火之利,范金合土以为台榭宫室牖户,以炮、以燔、以亨、以炙,以为醴酪,治其麻丝,以为布帛,以养生送死,以事鬼神上帝,皆从其朔。故玄酒在室,醴醆(盏?)在户,粢醍在堂,澄酒在下。陈其牺牲,备其鼎俎,列其琴瑟管磬钟鼓,修其祝嘏,以降上神与其先祖,以正君臣,以笃父子,以睦兄弟,以齐上下,夫妇有所,是谓承天之祜。作其祝号,玄酒以祭,荐其血毛,腥其俎,孰其殽,与其越席,疏布以幂,衣其澣帛,醴醆(盏)以献,荐其燔炙。君与夫人交献,以嘉魂魄,是谓合莫。然后退而合亨,体其犬豕牛羊,实其簠簋笾豆铏羹,祝以孝告,嘏以慈告,是谓大祥。此礼之大成也。此以祭之所以报功,不忘其本也。”

祝嘏是祭祀时致祝祷之辞和传达神言的执事人。祜训为福,承天之祜,即期望得到天赐的幸福。合莫是祭祀时祭者通过进献祭物与所祭鬼神相感通。《礼杂记》中孔子祭的时候,少施氏“作而辞曰:‘疏食不足祭也。’”少施氏之所以认为“疏食”不足以用来祭祀,是因为“疏食”配不上鬼神上帝。如果祭祀的是发明饮食的人,肯定“疏食”就是最恰当的,怎么会配不上呢?夏商周三代,宗教都是国家化的,“国之大事,在祀与戎”,但“承天之祜”本是每个人都有的愿望,是无法被垄断的。基督徒、穆斯林都有饭前祷告的习惯,本章说明儒教的创始人孔子也有这个习惯。而宗教被民间接受,在民间的流传,才能充分发挥每个人自我求福的积极性,并把这份积极性转为修德立业的动力。儒家因为自身的独立性发育不足,因而家庭就成了儒学最重要的传播渠道。历代的家规,便是把祖先崇拜和道德修养结合起来的典范,也是儒教之根。我们从明朱柏庐《治家格言》便可看到家规的丰富和重要作用:

黎明即起,洒扫庭除,要内外整洁;既昏便息,关锁门户,必亲自检点。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宜未雨而绸缪;毋临渴而掘井。自奉必须俭约;宴客切勿流连。

器具质而洁,瓦缶胜金玉;饮食约而精,园蔬愈珍馐。祖宗虽远,祭祀不可不诚;子孙虽愚,经书不可不读。居身务期质朴;教子要有义方。勿贪意外之财;勿饮过量之酒。

与肩挑贸易,毋占便宜;见贫苦亲邻,需多温恤。刻薄成家理无久享;伦常乖舛立见消亡。嫁女择佳婿,毋索重聘;娶媳求淑女,无计厚奁。

见富贵而生谄容者最可耻;遇贫穷而作骄态者贱莫甚。乖僻自恃,悔误必多;颓惰自甘,家道难成。狎昵恶少,久必受其累;屈志老成,急则可相依。

轻听发言,安知非人之谮诉,当忍耐三思;因事相争,安知非我之不是,须平心暗想。人有喜庆,不可生妒忌心;人有祸患,不可生喜幸心。

从亲子教育开始,通过家规、家训的现代化,推动平等自由负责的家庭关系,也许是儒门进入社会,并作出自己贡献的切入点。

发言完毕,敬请各位师友指正。

李偉東:

君子堂用餐感恩词:感恩天地的化育,感恩祖国的护佑,感恩父母的养育,感恩老师的教导,感恩众生的关爱。希望能随夫子之后。

崔茂新:

敬天仰圣的宗教情怀。

“贫而无谄,富而无骄”是一境界,“贫而乐,富而好礼”又一境界也。

李偉東:

亲子家庭教育,是孩子人格成长的关键所在。

袁梅:

@刘国庆 至今曲阜仍保留正式场合吃饭前祭天地的礼俗。

尤其是头两杯酒和第一个饺子

在曲阜,过年时的食礼是头三杯酒头三筷菜和饺子依次是敬天敬地敬祖先。平时稍微正式宴请场合,只有两杯酒敬天地,祖先之敬要在规定时际,平时也不可乱扰。

?这边保存的很完整,当地人不论农村城里,尤其是过年祭祀特别隆重。我婆家是曲阜本地,家中还有个95岁的老人,老礼知道很多。

刘国庆:

我和蔡老师都认为,良好的生活习惯和较为全面的价值观,是人生幸福的最重要两件事,这两件事可以通过家庭氛围养成

民俗是宝库“礼失求诸野”了

崔茂新:

价值观是需要通过不断审视、批判来加以订正和提升的。正所谓“不曰如之何如之何者,吾莫如之何也矣已”。

王振:

@崔茂新?@刘国庆?崔老师~刘老师~

1.如果是“雖疏食、菜羹、瓜,祭,必齊如也。”是不是就变成了只强调“齐如也”,而没有了强调“必祭”。意思就还可以解释成“虽疏食、菜羹、瓜,如果祭的话,就一定要齐如也。”

2.而且“疏食、菜羹”是正餐吃的,是人动手做出来的,跟自然中就有的瓜并不是一类,吃饭时也不一定吃瓜,这几则都在说吃饭时的事或吃饭时吃的东西(粮食、鱼、肉),所以这出现个“瓜”是不是有点突兀?而且“瓜祭”连到一起的话还有另一个意思,就是吃瓜前的祭祀“谓食瓜荐新,必先祭祖,示不忘本。”,瓜祭,吃瓜前祭的祖先,可能跟吃饭前祭的发明饮食的人还不一样吧~所以不能把“疏食、菜羹”跟“瓜”并列在一起说吧~祭祖先、鬼、神时是不是也不能用疏食菜羹来祭?而瓜果可以祭鬼神?而且吃瓜不用祭发明饮食的人,因为瓜是自然生的、摘下来就可吃的~

3.如果是“雖疏食、菜羹,必祭,必齊如也。”则既强调了“必齊如也”,也强调了每餐前“必祭”~鲁论语里就写的“必”,而且朱熹、杨伯峻等解释的意思里都有“必祭”的含义。所以是不是就是因为“瓜”字和“必”字的篆体字比较像,古人抄错了呢~不知道我的薄见有没有道理~[愉快]

刘国庆:

@王振谢谢。我是觉得“祭发明饮食的人”这种说法,根据不足

王振:

@刘国庆?嗯嗯~也是~那到底祭的是什么呢?吃饭时要对饭菜抱有敬畏之心~应该不是祭食物本身吧?否则就不用分出少许放在旁边了。一般来说是祭祖先,没有祖先就没有我们,无论干什么时都要想着祖先~这一则想要强调的是什么呢?[委屈]

刘国庆:

礼运认为:“上神与其先祖”。先代始为饮食之人是朱熹的看法

馬震宇:

贵族吃饭要用到鼎、盤等,鼎、盤来之不易呀,是否是餐前祭一祭,追思一下?貌似形式上很像基督徒的餐前祷告。

王振:

@刘国庆

?哦哦~谢谢刘老师~[抱拳][愉快]文献中有没有儒家的餐前祭语呀?礼记中有没有哪章是用餐的礼仪呀~

刘国庆:

@王振抱歉,我才疏学浅,没有关注过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士相见礼和公食大夫礼都有。

@王振我已经引用了

王振:

这则,虽然大多数版本都注明“瓜”可能是“必”,但该字都作“瓜”,句中只一个“必”,可能主要还是强调“必齐如也”吧~因为古人吃饭前必祭,已经习以为常,不用再强调,但必须强调恭敬之心,对饭羹敬畏,对“祭”这件事敬畏~刚查到一则注释:孔子贫贱时,祭祀祖先,虽或用粗饭,菜羹或瓜类,祭品很薄,但他的容貌是很嚴敬的。

雖薄物必祭,其祭必敬,聖人之誠也。

刘国庆:

@王振?你看,那是祭祀祖先吧。

王振:

@刘国庆?嗯嗯~還是祭祀祖先更有道理~[呲牙]

李偉東:

各地都有不少的年礼,广东广府文化、客家文化、潮汕文化传承都不错,都是值得采风的...

——<参考资料>——

【論語譯註】

10. 8-4 雖疏食菜羹,瓜祭,必齊如也。

[譯文]雖然是糙米飯小菜湯,也一定得先祭一祭,而且祭的時候還一定恭恭敬敬,好像齋戒了的一樣。

[注釋]瓜祭——有些本子作“必祭”,“瓜”恐怕是錯字。這是食前將席上各種食品拿出少許,放在食器之間,祭最初發明飲食的人,《左傳》叫氾祭。


【論語集註】

食,音嗣。陸氏曰:「魯論瓜作必。」古人飲食,每種各出少許,置之豆閒之地,以祭先代始為飲食之人,不忘本也。齊,嚴敬貌。孔子雖薄物必祭,其祭必敬,聖人之誠也。此一節,記孔子飲食之節。謝氏曰:「聖人飲食如此,非極口腹之欲,蓋養氣體,不以傷生,當如此。然聖人之所不食,窮口腹者或反食之,欲心勝而不暇擇也。」


【論語全譯】

10·8-4 虽疏食菜羹(1),瓜祭(2),必齐(3)如也。

[注释]

(1)菜羹:用菜做成的汤。

(2)瓜祭:古人在吃饭前,把席上各种食品分出少许,放在食具之间祭祖。

(3)齐:同斋。

[译文]

即使是粗米饭蔬菜汤,吃饭前也要把它们取出一些来祭祖,而且表情要像斋戒时那样严肃恭敬。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侵权举报

国学汉语

  • 字典
  • 康熙字词
  • 说文解字
  • 词典
  • 成语
  • 小说
  • 名著
  • 故事
  • 谜语

四库全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