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民俗
当前位置:汉程网 >民俗 >民间工艺 >正文
分享
  • 微信里发现点击扫一扫即可分享
评论
  • 0

日本竹编与中国竹编有什么不同?洛宁竹编手艺人说:不实用

日期: 2018-10-3 16:30:00 来源: 头条:传统活儿 举报




河南洛宁随处可见竹。有时是食材,有时是素材,2014年,洛宁竹编技艺成功申报洛阳市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这里也是世界纬度最高的淡竹原产地,栽植时间已有四千多年,素有“北国竹乡”之美誉。




今年六十六岁的韦三起,是洛宁有名的竹编手艺人,从小在竹林长大的他,年轻时靠竹编手艺就能养活全家。

“我没跟人正式学过,小时候看别人做竹具,边看边学,看会了就回家练练。后来生产队要求做簸箩,大人们都要一份簸箩的工,我要了半份。他们都怀疑我的能力,问我靠谱不靠谱?结果我用不长的时间就编了两个簸箩。当时十五六岁,我刚从小学毕业一年。”


韦三起(右)

韦三起凭着一股勤奋好学的劲儿,成了村里编竹器的一把好手,编筷笼、编帽子、编簸箩等都能应付自如。

这样的多面的竹编手艺人并不常见,因为洛宁编竹者众多,各村都发展出一种专长,如韦三起所说:“我们村是做簸箩,别的村还有专做帽子的,各村都专有一种编制手艺。”

国六年的《洛宁县志》亦载:“永宁制竹器者甚众,各以类分,艺不相兼,杂列于市,四方员贩咸来货取。”




村里另一位竹编手艺人

做竹编是个辛苦活,也是个慢活。韦三起做竹编做了五十多年,满是老茧的双手,可以轻而易举地令竹子顺着双手的意愿而行,变换出各种形状,却不能快速地做出一个竹编小件。

通常情况下,小一些的竹编器具,韦三起需要两三天,大一些的,则需要十天半月,或者更久。若有人大批量定制竹编,则需要找人帮忙打下手,一起赶工。






竹编的编法有很多,基本分为八大类:人字编、四眼编、六眼编、八眼编、绳结编、圆形编、菊花编、上下条丝。

其中“人字编”又有三十六种以上,“绳结编”有十三种以上的样式变化,共百余种。若将上述编法组合使用,将会产生无限的编制方法。




韦三起竹编作品

竹编器具花样繁多,从生活用具到茶道器具,再到室内装饰、照明工具等,每一种竹编器具的制作,都要先将竹子做成竹片,也就是篾条。

相比竹编的复杂,制作篾条的步骤更难。最细的篾条只有0.25毫米宽,和人的头发丝差不多粗细,且由于竹节的存在,篾条无法被机器加工,只能手工制作。




把竹子做成能编的篾条,需要多道工序,依次为刮青、破篾、过窄刀和过平刀。

第一道工序是刮青。去掉竹子最外面的青衣,让竹编成品颜色一致。




第二道工序是破篾。一根竹子,最少能破8层篾子,最多能破13层。




破篾后是过窄刀,用专用的刀具把破下来的竹片都修整成宽窄一样的篾子。




最后一道工序是过平刀,用专用的刀具把篾子刮薄。平刀有两种,一种正面朝上,一种反面朝上。




平刀要过几道,刮到竹篾厚薄一致了才算完成。在制作过程中,如果竹子干了,要不断蘸水以保持它的软硬程度。




制作篾条的工具


洛宁的竹编器具,主要消费群体是农民,随着经济发达,人们生活形态的变化,很多人家都开始做生意。庄稼人离开了土地,村里没有了粮食生产,没有了农民,簸箕等竹编器具就没有了市场。

“有一大部分人都出去打工了,一到夏天,村里没一个人。从村头过来,门都关着,看不到一个人。到收麦子的时候,有地的就回来了,麦一收,又都走了。”

为了让这门手艺适应新时代的需求,政府曾请日本的竹编专家八木泽来教学。


八木泽(左)韦三起(右)



八木泽是联合国“反饥饿”组织成员,曾为日本皇室编织竹工艺品,并受封日本职人最高荣誉“人间国宝”。


八木泽竹编作品


八木泽教授的竹编技艺,与洛宁竹编不同。它不是只针对于农民使用的,其装饰感和艺术感更强,编织难度也更大。韦三起说:“当时学的人不少,但成功的没几个。主要是因为教的东西都不实用,我们也就没做,有些新东西,比如这花瓶,都是自己摸索做的,有时候是看电视节目学的样式。

“他一年来一次,一次在这里教十天,总共来了五年。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专家也来过我们家,我这刀就是人家送的,送了一套。


韦三起制作花瓶竹编器



八木泽走后留下了一套影像教材,厚81页,有183种编法

八木泽没能帮助洛宁竹编走出困境,大部分竹编手艺人都转行了,只有韦三起没放下竹编这门手艺,只是从养家糊口的活儿变成了竹编“兼职者”。

“谁需要啥给我打个电话,我做好后就打电话叫他过来取。这些年都是这样,如果没有订货就出去干别的了。有竹子,就做点竹器活。




“编这个盘(指水果盘,一套三个),这一套,得15斤竹子,只用青色的编。黄色的竹子也能编东西,但青色还不好卖呢,黄色的就更不好卖。所以不费那功夫,黄竹子都扔了。做簸箩时,更要拉一大车竹子,没几天就用完了,干起活来像吃竹子一样。就这样,一天也就得几十块钱,不如打工挣的钱多。”








做竹编的手艺人少了,洛宁的竹子也少了,“北国之乡”的四周只看到参天的杨树环绕,竹子已经难觅踪迹。韦三起说:“现在的人都栽杨树。地都挨着,杨树把邻近的地也挡了,别人也种不了粮食,所以就都栽上了树。早期的竹园则在更早的时候就被耕地侵占。虽然现在还有竹园,但是数量很少,每一个竹园都有专人来看守。”




跟随韦三起去到竹园,正值竹笋勃发,竹园里到处都是红红的笋尖。看园的人说:“这不是竹笋,这是竹子。竹子和笋不是一回事,现在还看不出来区别,过几天就可以了。竹子会长,笋不会长。不长的就是肉笋,可以吃。”——其实刚出土的那些笋尖就是竹笋,只是在爱惜竹子的看竹园的人眼里,那些不是好吃的竹笋,全是竹子。

他如数家珍地给前来探访的人介绍园里的竹子:“竹笋出来后,要长成一棵竹子,起码得十来天。长得可快,一天一个样,晚上你认真听,都能听到(生长的)响声。”


幅员辽阔的中国,还有很多手艺不为人知不为人道。跟随“传统活儿”,带你见识真正的民间手艺,是怎么做出来的,他们的真实生活现状,是怎样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侵权举报

国学汉语

  • 字典
  • 康熙字词
  • 说文解字
  • 词典
  • 成语
  • 小说
  • 名著
  • 故事
  • 谜语

四库全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