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民俗
当前位置:汉程网 >民俗 >传统礼仪 >正文
分享
  • 微信里发现点击扫一扫即可分享
评论
  • 0

和珅本事中外点赞,恃宠走了歪路。阿桂要为国除之,对抗却又放任

日期: 2016-9-19 9:37:08 来源: 头条:以礼观书 举报

1

《清史稿》有明确的记载,和珅擅权时,刘墉滑稽模棱取容,和珅却有大本事,精明强干,或中外点赞。

他精通满文、汉文、蒙古文和藏文,就为刘墉之辈难以企及。骄傲的乾隆帝曾夸他:“

去岁用兵之际,所有指示机宜,每兼用清、汉文,此分颁给达赖喇嘛及传谕廓尔喀敕书,并兼用蒙古、西番字。臣工中通晓西番字者殊难其人,唯和珅承旨书谕,俱能办理秩如,勤劳书旨,见称能事。”(《平定廓尔喀十五功臣图赞》)

著名的英国使臣马戛尔尼在乾隆五十八年至热河觐见乾隆帝时,对清朝要求跪拜礼很不满,但他对和珅的外交印象很好,称他这位“中国的首相”,是“成熟的政治家”。

就连他的政敌朱珪在和珅被嘉庆帝弄死后,说:“今珅已殁,吾惜其才致其入歧途。吾本欲与其一同为皇上效力,惜珅先吾而去,令吾感叹。”

但是,对于和珅,当时中国真正的首相阿桂,官拜武英殿大学士兼领班军机大臣,却有话要说:“此欺上瞒下之辈,吾早晚必为国除之!”

2

和珅最初很正直清廉,但他会来事,能把乾隆的老心脏摸得舒服服的。自乾隆四十五年,和珅督办大学士兼云贵总督李侍尧案贪纵案后,坐上了直升飞机。

他回京后,乾隆帝授其为户部尚书,在议政大臣处行走,不久授御前大臣兼都统。赐婚其子丰绅殷德为和孝公主额驸,待年行婚礼。又授领侍卫内大臣,充四库全书馆正总裁,兼理籓院尚书事。没过两年,乾隆五十一年七月,和珅升文华殿大学士,仍兼吏部和户部。

皇帝喜欢你,加官进爵是一句话的事情。升也快,降也快。如果皇帝讨厌你,只有抓住了你的小辫子,从一品大员被一撸到底也是常事。

但乾隆对和珅的好,好得出奇。如果说乾隆对福康安的好,有私生子的嫌疑,但实际上福康安战功卓著。而和珅呢?即便他再会拍马溜须,再像乾隆旧爱,但他的胡作非为还是朝野共睹的。

从某种意义上讲,乾隆对和珅的爱,丝毫不比对福康安少!单看其将皇十女婚配和珅长子一事来看,就是一桩今古传奇。

与皇十女同岁的丰绅殷德生于乾隆四十年。乾隆四十五年五月,乾隆帝“赐名丰绅殷德,指为十公主之额驸。赏戴红绒结顶。双眼孔雀翎。穿金线花褂”,也就是说乾隆指婚时他们还只五岁。这样的结亲,也只能是乾隆主动,和珅就是再受宠爱也不敢提出这样的请求。而乾隆对五岁的小姑爷,也是封赏超高逼格,单一顶双眼孔雀翎,就是受宠的大学士才能得到,历任首辅傅恒、于敏中、阿桂拼了一辈子,也就还是带着这顶帽子。

这才算不了什么!乾隆五十二年正月,十公主封为固伦和孝公主,丰绅殷德授固伦额驸,“戴红宝石帽顶三眼花翎。金黄带。紫缰。服色与贝子同”。十公主的母亲只是一般嫔妃,曾经犯错受罚,但乾隆以女儿像自己,给她封号“固伦”只有皇后之女才能拥有,品级相当于亲王。这位十公主无疑是乾隆最爱的女儿,难怪《啸亭续录》记载乾隆曾说:“汝若为皇子,朕必立汝储也。”

乾隆给皇十女的封号是破格后的顶级,嫁妆是嫁给傅恒之子福隆安的皇四女和硕和嘉公主的十倍。和嘉公主的母亲还是贵妃。福隆安是乾隆的小舅子、大功臣傅恒的儿子,也是福康安的哥哥,也只能是和硕额驸。

足见,乾隆帝非常重视与和珅的政治联姻,故而使和珅“宠任冠朝列矣”。和珅擅权营私,未必乾隆帝不知。在乾隆死后不到半月,真正亲政的嘉庆帝给和珅弄了二十条大罪,有凭有据,《清史稿·和珅传》里条条写得很明确。

和珅之罪,一般认为是查抄李侍尧时起,他隐没了许多查抄的财宝,而李侍尧没被处决,还很快爬起来,让和珅尝到了甜头,看到了希望。

但是,死于乾隆四十四年十二月的前首辅于敏中,曾有言:“此人奸险古来稀,吾欲除之而后快。惟其善测上意,宠冠诸臣,难以除之。”

3

于敏中死后,阿桂进位大学士班次第一。他也确实看和珅不来,可以说在他是和珅最强大的对手。他也让和珅领教了厉害。

《清史稿·和珅传》记载:“四十六年,甘肃撒拉尔番回苏四十三等叛,逼兰州,额驸拉旺多尔济、领侍卫内大臣海兰察、护军额森特等率兵讨之。命和珅为钦差大臣,偕大学士阿桂往督师。阿桂有疾,促和珅兼程先进。至则海兰察等已击贼胜之,即督诸将分四路进兵,海兰察逼贼山梁,歼其伏。贼掘沟坎深数丈,并断小道,不能度。总兵图钦保阵亡。后数日,阿桂至,和珅委过诸将不听调遣。阿桂曰:‘是宜诛!’明日,同部署战事,阿桂所指挥,辄应如响。乃曰:‘诸将殊不见其慢,当谁诛?’和珅恚甚。上微察之,诏斥和珅匿图钦保死事不上闻,赴师迟延,而劾海兰察、额森特先战颠倒是非;又谓自阿桂至军,措置始有条理,一人足办贼,和珅在军事不归一,海兰察等久随阿桂,易节制,命和珅速回京。”

这段文字的意思是说:

乾隆四十六年,甘肃境内爆发苏四十三领导的起义,乾隆下令派多路大将带兵征讨;同时命理藩院尚书和珅为钦差大臣,偕大学士阿桂前往督师。阿桂身体有恙,敦促和珅先行。

和珅到达甘肃之后,胡乱指挥,军中战将瞧不起马屁钦差,不听他调遣,弄得出战失利,总兵被围困致命。阿桂到后询问战败原因,和珅状告将领不听指挥,要砍谁谁谁。

阿桂听后,不置可否,立即升帐,调兵遣将,诸将肃然领命,莫敢不从。

阿桂问和珅:我怎么看不出来谁不听调遣,你说应该杀谁呀?

和珅敢怒不敢言,暗中使怪。不久,乾隆帝得知此事后,迅速调和珅先回京,严厉斥责了和珅一番。

和珅因此与阿桂结下了仇。所以,《清史稿·和珅传》继续说:“和珅用是衔阿桂,终身与之龃。寻兼署兵部尚书,管理户部三库。”

和珅见识了阿桂在军中的威望,但也不时与之较量,鼓捣乾隆帝让他以大学士、军机大臣代兵部尚书,同时管理中央财权和物权。这样的兼管,无疑是要制约阿桂。

不仅如此,后来嘉庆帝公布的和珅大罪中,就有一条是关于军事的,即:“于各路军报任意压搁,有心欺蔽,大罪五。”(《清史稿·和珅传》)

4

和、阿矛盾不可调和。阿桂的地位在和珅之上,但他经常外出,很少在京城处理政务,使得和珅乘机窃取大权,“柄政久,善伺高宗意,因以弄窃作威福,不附己者,伺隙激上怒陷之;纳贿者则为周旋,或故缓其事,以俟上怒之霁。大僚恃为奥援,剥削其下以供所欲”(《清史稿·和珅传》)。和珅是扯着乾隆过分宠幸当大旗,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构陷异己者,庇护贿赂者。

阿桂对和珅专权乱政很是痛恨,但碍于乾隆帝对和珅的宠信,加之自己年过古稀,力不从心。和珅在制约他的同时又拉拢他,然其始终不与之同流合污,“乃除召见议政外,毫不与通交接。凡立御阶之侧,公必去和相十数武,愕然独立,和就与言政事,公亦漫应之,终不移故处也”(《清史稿·阿桂传》)。

阿桂无可奈何,力保晚节,主动远离和珅,其实也是作为首辅对贪婪的和珅,不啻于一种隐忍放任。

但在大局上,阿桂还是在朝纲混乱的危急中做中流砥柱,致使盛极而衰的乾隆晚期没有提前上演大败局。故而,清史大家萧一山在《清朝通史》中说:“即晚叶和氏专政,朝纲大坏,亦尚有阿桂、王杰之持正不阿,故人才济济,得佐明堂,而后乃有政治之可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侵权举报

国学汉语

  • 字典
  • 康熙字词
  • 说文解字
  • 词典
  • 成语
  • 小说
  • 名著
  • 故事
  • 谜语

四库全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