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民俗
当前位置:汉程网 >民俗 >传统礼仪 >正文
分享
  • 微信里发现点击扫一扫即可分享
评论
  • 0

张之洞屡遭考官遗弃因谁逆袭探花郎,又坐17年冷凳后一日升三级

日期: 2016-4-11 17:07:35 来源: 头条:以礼观书 举报

向敬之

“晚清四大中兴名臣”中,张之洞的发迹史,与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截然不同。作家唐浩明的三卷本长篇历史小说《张之洞》,虽有虚构,却以史为鉴,较全面地展现了晚清政坛巨人张之洞不平凡的政治人生。

曾、李、左虽也是满腹经纶的儒臣出身,但此三人是靠镇压太平天国运动发家,铁血征程,拼军功而上。而张之洞是彻底的清流,可以说他成为一方大员之前,手上只有墨渍,而无血迹。

1

张之洞出生时,其父张锳是贵州兴义府代理知府。家族世代为官,都做得不小,其堂兄张之万是道光丁未科状元,压倒同科的李鸿章、郭嵩焘,后来做过兵部尚书、东哥大学士、太子太保。

有这等优渥条件,社会自然不会埋没张之洞的天生异禀。

道光三十年(1850),13岁的张之洞应县试,得中秀才第一。两年后拿了顺天府乡试冠军,取得参加会试得中进士的资格。这样的成绩,在科举史上实属罕见。但因种种缘故,直到他27岁才中进士。

他23岁那年将应会试,因张之万为同考官,循例回避。第二年应恩科会试,同样的原因,又没考成。

同治元年,张之洞进京参加会试,遇到考官范鹤生。范考官在晚清政坛籍籍无名,但若非他的两次力荐,张之洞很难提前脱颖而出。

历史学家冯天瑜、何晓阳的《张之洞评传》是这样说的:同治元年(1862年)三月,之洞入京会试。三场试毕,各生试卷循例分送各同考官品评,再呈主考取舍。之洞试卷送至内阁中书范鹤生处,范颇称其才,亟荐于主考郑小山,终未获隽。范鹤生惜才心切,为之“竟夕永叹”。会试不中,但之洞仍被挑取为誊录第三名。按清制,誊录为书吏之职,朱笔誊写乡试、会试之试卷,再呈考官评阅,以防舞弊。……同治二年(1863年)三月,之洞赴京再次参加会试。无巧不成书,之洞的试卷这次居然又送至考官范鹤生案头。范再次力荐,得中,榜列第一百四十一名贡士。范鹤生欣喜不已,赋诗四首以记之。

对于此事,翁同騄日记云:“见范鹤生处一卷,沉博绝丽,繁征博引,其文真汉史之遗,余决为张香涛,竟未获隽,令人扼腕!”(《清代名人轶事辑览》第二册)

唐浩明在《张之洞》中,对此事极尽笔墨,对其结果更是进行有趣的描述。

张之洞复试榜列一等一名,殿试策论“制科之设与国家选拔人才”,打出八股取士“四平八稳”的常格,不为几个阅卷官喜欢,主张列为三甲之末。

也是张之洞的运气来了,主考官、户部尚书宝鋆很欣赏张论,力排众议,将其列为二甲之首,呈请刚刚垂帘听政的慈禧圈定。

慈禧知道张之洞,于是朱笔一画,改第四为第三,使之成为一甲探花郎。

2

同治二年,张之洞进入翰林院,授七品衔编修,正式步入仕途。

此后,张之洞做过浙江乡试、四川乡试的副考官、湖北学政、四川学政,建经心书院、尊经学院,整顿学风,延请名儒,尽心尽职提拔有真才实学的人,颇得众望。

转眼17年过去,大才张之洞一直在文教部门打转,屈居中层。光绪五年(1879),张之洞才补国子监司业,补授詹事府左春坊中允,转司经局洗马,正五品。

他始终本着“不仅在衡校一日之长短,而在培养平日之根柢;不仅以提倡文学为事,而当以砥砺名节为先”的原则为官,虽然谈不上有惊天动地的政绩,但其所撰《輶轩语》《书目答问》二书,至今还为学人重视和借鉴。

书目问答略例

慈禧的亲生儿子同治帝驾崩,载湉幸运地被慈禧看中,继位为光绪帝。这种改变清朝皇位父终子及的承继祖制,也彻底改变了张之洞的政治人生。

小说《张之洞》对此有过详细的表现。慈禧选择夫侄兼姨侄载湉继位之前,因同治载淳无儿子、无亲兄弟,于是考虑过从道光帝的曾孙辈选一个过继,未果,于是从道光的孙辈、咸丰的侄辈中选,恭亲王奕訢的长子载澂、次子载滢及醇亲王奕譞的儿子载湉三人候选。


载湉获胜,原因有三:

一、奕譞和奕訢都是帮助慈禧发动辛酉政变的大功臣,而奕訢出力最大,出任议政王,与慈禧听政时有矛盾。奕訢和慈禧一样,都是极具权力欲望的主,不像奕譞那样听慈禧的遥控。

二、载澂是把载淳带出宫逛窑子、惹了一身梅毒的罪魁祸首,让慈禧恨之入骨。载滢是一个药罐子,长得尖嘴猴腮,不入慈禧的佛眼。而载湉长得清秀活泼,更是慈禧胞妹所生,亲上加亲。

三、载澂18岁,载滢11岁,而载湉只有4岁,离亲政年龄至少有10年,且其生父奕譞远比奕訢老实听话没主见,正好给慈禧继续专权独断创造了先决条件。此点最重要。


慈禧逆袭祖制,再度垂帘。奕訢虽有不满,但因载澂带坏同治早逝而未获罪的缘故,只好默认。奕譞也是亲王,其他王公大臣不好做声,谁料一个叫吴可读的吏部主事跳出玩了一个尸谏,抗议慈禧提出的光绪承继咸丰为子、日后生子便给同治为嗣的继嗣兼继统论,给皇家内部争论的事添油引火。徐桐、潘祖荫、翁同龢等大员纷纷上奏,驳论吴谏不合时宜,但击不中要害。

沉寂多年的张之洞,来一个一二三,高赞慈禧的立嗣即立统如何高瞻远瞩,说:今上日后“皇子众多,不必遽指定何人承继,将来缵承大统者即承继穆宗为嗣。此则本乎圣意合乎家法,而皇上处此亦不至于碍难。”


张之洞如此一说,很称慈禧心意。慈禧召见张之洞,隔帘问答,张大人的回答很有见地,但张大人的身形短小淡薄,让年轻守寡的中年欲女少了不少兴趣。尤其当时的清流一党,虽以军机大臣兼大学士李鸿藻为首,而核心却是这个貌不惊人的张洗马,很让精明的慈禧疑虑。慈禧自此还是关注着张之洞的一举一动。

光绪七年,十八省都抚大多为湘军大佬,慈禧深感忧虑,培植牵制湘军的李鸿章也自许曾国藩门生。此时,与军权无关的张之洞上书,建议革去恃功骄纵的曾国荃的陕甘总督,给暮气沉重的两江总督刘坤一安排彭玉麟代理总督,被慈禧欣然接受。


慈禧凤心大悦,对这个“委婉曲折,忠心可悯”的干才,连升三级,使之一举冲天。

自此,张之洞官运亨通,或实授或署理两广、胡广、两江总督多次,死前做到了光绪一朝最后一任体仁阁大学士。至于后来,张之洞与刘坤一等签订《东南互保条约》,狠狠地扇了慈禧一计大耳光,那是后话。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侵权举报

国学汉语

  • 字典
  • 康熙字词
  • 说文解字
  • 词典
  • 成语
  • 小说
  • 名著
  • 故事
  • 谜语

四库全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