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民俗
当前位置:汉程网 >民俗 >民间工艺 >正文
分享
  • 微信里发现点击扫一扫即可分享
评论
  • 0

民间故事:微雕缉贼

日期: 2016-11-22 8:10:01 来源: 头条:老谭笔记 举报

清道光年间,石林县出了一股土匪,为首的头子叫李胡子,啸聚数十人,打家劫舍、奸淫虏掠,县城百姓提心吊胆,人人自危。

县令严文书气愤填膺,为铲除邪恶,保一方安宁,亲率官兵剿捕。李胡子这一帮土匪本是乌合之众,哪里是训练有术的官兵的对手,双方一交锋,便即死伤惨重。李胡子刹羽而逃,不敢再与官兵硬碰硬,带领剩余的十来个匪徒,避入大山深处,在石林竹海中藏匿起来。

严县令一心要将李胡子这帮匪徒清剿干净,无奈这石林竹海,方圆百里,怪石嶙峋,岩洞密布,曲折环扣;更有翠竹密生,盘根错节,茂盛如海。敌暗我明,难度很大。也曾强行进山清剿,进行地毯似搜捕,反中了匪徒的暗算。

强攻无效,严县令招集民众,出谋划策,共商剿匪大计,最后决定派出探子,潜进石林竹海,找寻这帮匪徒的巢穴,然后绘制进攻路线。结果派去的人迷路在竹海深处,被李胡子抓住,打得皮开肉绽,还及其残忍地刺眼割舌,削足断手,使其目不能视,口不能言,手不能写,脚不能行,甩在衙门外,贴一字条以示警告:这就是探子的下场!

李胡子这一招的确狠毒,震慑很大,自此以后,再无人敢去捋他的虎须。

虽然百姓对李胡子更加的切齿痛恨,严县令也绞尽了脑汁,但始终想不出更好的制敌策略,只有任由李胡子盘距在那石林竹海之中。

李胡子见官府拿自己没办法,乐得占洞为王,过那逍遥日子,更加肆无忌惮地出山作案,只是他也改变了手段,不更跟官兵正面对敌,而是专一绑票勒索,来去如风,得手之后,就立即退回,藏匿起来,等苦主送赎金。

这石林竹海,景物幽奇,本是个远近闻名的旅游佳地,自从李胡子盘距其中,本地人再也不敢上去,间或有不晓事的外地游客,慕名而来,无异于送羊入虎口。

这天,李胡子的哈喽捉到一个游山玩水的年青书生。见那书生穿锦衣、戴玉佩,李胡子知是一个有钱的主儿,大为高兴,把鬼头大砍刀一拍,厉声问道:“报上名来,哪里人氏,好叫你家送钱来赎你,否则你只有死在这里。”

那书生虽然害怕,但神情却很镇静,大声斥责李胡子:“光天化日,你竟敢抢人,简直目无王法!我是石林县令严文书的亲侄子,慕名而来,畅游此山胜景,你居然敢绑我的票!快快放了我便罢,否则我舅舅知道了,带领官兵杀到,定让你伏首就擒!”

这书生竟是石林县令严文书的亲侄子,倒大出李胡子意外。李胡子给官兵惨败后,对严县令恨之入骨,这回他的亲侄子落到自己手里,真是喜出望外,乐得哈哈大笑:“我正愁找不到怎样报复严文书,天幸送我这么一个绝好的机会,我岂能不好好把握。”

当下指挥一干匪徒,抡棒舞棍,要先将书生一顿饱打。书生赶忙求饶,说:“大王息怒,小生知错。恰才言语冲撞,实属不该。既然大王要钱,可令人带信给我舅舅,让他拿钱来赎我罢了。”

李胡子见书生文弱,一副可怜样,恐怕不经打,就狠狠地踢了几脚,叫手下把他关进一个山洞。接着写了一封书信,派手下一个叫“山耗子”的送去石林县,要县令严文书拿十万雪花银来赎人,否则他的亲侄子就死不见尸。

谁知“山耗子”去了两天,也不见回转。李胡子一想不好,莫不是“山耗子”胆大妄为,将这一大笔赎金私吞,逃去了别处?李胡子气得差点把牙咬碎,要真是这样,看老子逮住你不把你“山耗子”的脑壳摘下来当尿壶!再一想又觉得不对,严县令也不是傻瓜,岂有不见人就付赎金的道理?这事定有蹊跷。李胡子坐卧不安,又派了一个叫“钻山猫”的匪徒下山去打听情况。

这一打听可不妙,原来“山耗子”仗着严县令的亲侄子在自己手里,根本不把严县令放在眼里,居然亲自把勒索信交到了县衙。县令严文书正愁抓不到这帮匪徒,见他自动送上门来,岂能放他走掉!而且严县令根本不相信自己的亲侄子在匪徒手里这回事,见他青天白日,竟敢大摇大摆直入县衙,态度猖獗地蓄意敲诈,藐视自己,勃然大怒,将“山耗子”打入大牢,待将这一伙土匪一网打尽后一起枭首!

李胡子听后,气得肺都炸了,厉声大骂:“好你个狗官,既然你不要亲侄子的命,老子就送你颗人头!”当即让人把那书生拖出来,按在山石上,一挥鬼头大砍刀,就要朝书生颈项上斩去。

急切间那书生大喊大叫:“大王且慢动手,听我一言。我从家乡来此,舅舅并不知情。欲得赎金,必须要我舅舅相信我的确在你们手里。”

李胡子一双眼珠子瞪得牛卵子大,问:“怎样才能让他相信?”

书生说:“你们可以拿着我身上祖传的玉佩前去,我舅舅一看便知。我舅舅就我这么一个侄子,必然救我,定会放人并拿赎金。”说着从身上解下一块玉佩,光洁润泽,仅有半掌大小。

李胡子觉得书生说得有理,放下砍刀,凶狠狠地说:“拿来!”一把抓过的玉佩,递给“钻山猫”,让他再去找县令严文书。

这次“钻山猫”不但带回了好消息,还带回了先前被关押的“山耗子”,二人喜滋滋的对李胡子说:“严文书接到玉佩时手直抖,翻来翻去的看了半天,确认是自己侄子的佩玉,吓惨了。答应今日筹备银两,明日亲自送上山来,只求我们不要伤害他的侄子。”李胡子听了,得意忘形地哈哈大笑,当即叫人设宴摆酒,为“山耗子”接风洗尘。

这晚李胡子喝得醉熏熏的,睡着了还美梦连连,梦到赎金到手,自己一刀把那书生的脑袋砍了下来,正想大呼痛快,不料却见严县令不断冲他冷笑。那书生的头也突然飞起,向他直扑过来,张开大嘴,露出白生生的牙齿,一口咬住了他的鼻子。李胡子痛彻心肺,大叫一声,一下从梦中醒来。

睁眼一看,那书生正站在他床边,笑嘻嘻地用手使劲掐着他的鼻子,旁边还有严县令正冷眼看着他。李胡子开始还疑是自己眼花了,及至听到严县令大喝一声:“李胡子,你的末日到了!”这才大吃一惊,顿感不妙,连忙翻身去摸放在身边的鬼头刀,却发现自己早已被绑住了手脚,动弹不得了。这时才看清楚,山洞被火把照的通明,自己四周围满了持刀拿枪的官兵。李胡子长叹一声,束手就擒。

县令严文书是如何领着大批官兵,穿过九曲环绕的复杂地形,神使鬼差般地摸进来,准确无误地找到李胡子的巢穴,将这一帮匪徒一锅端掉的呢?

自从清匪失利,严县令广求智谋而不可得,整日忧虑。这天,他的侄子来石林县,听说此事,当即哈哈一笑说:“舅舅莫慌,要铲除这一干匪徒,并非难事。这次侄子亲自前去,不但找出匪徒巢穴所在,还要匪徒亲自把情报送到舅舅手上。”

严县令知道侄子不但饱读诗书,聪慧过人,而且嫉恶如仇,有胆有识,更有一手微雕绝技,可以在黑暗中,凝神屏息,意念专注,用一根针将书画诗词刻于木玉之上,肉眼无可辨识,需西洋镜放大之后方可看清。是个有名的才子!便问他有什么好计良谋,侄子便在他耳边密语一番。严县令考虑良久,觉得此法太过冒险,但的确出人意表,李胡子绝对想不到,值得一试。

于是,侄子就扮作游山玩水的书生,只身涉险,去了石林竹海,且故意让匪徒抓住,带自己去匪巢,把一路所经之处的路线和关窍,一一牢记心中。随后在山洞之中将一切刻于玉佩之上,再将玉佩作为勒索的信物,由匪徒之手传给了严县令。严县令拿到玉佩,在放大镜下观看,匪巢的情况便一目了然,随即就悄悄的带领官兵,摸上石林竹海,一家伙就把李胡子匪帮全部歼灭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侵权举报

国学汉语

  • 字典
  • 康熙字词
  • 说文解字
  • 词典
  • 成语
  • 小说
  • 名著
  • 故事
  • 谜语

四库全书